當圖騰遇上汽車
Entang Wiharso: The Mixture of Indonesian and American Culture
01

Under tree Shadow

印尼藝術家Entang Wiharso的作品總令人一見難忘,充滿圖騰及神話元素的人物靈感源自他的出生地印尼,與作品中鮮豔顏色的美國汽車形成明顯的對比,這與他移居美國的經歷可謂息息相關。畫面中的元素看似不太協調,甚至有一種對立及衝突,他將在印尼及美國兩地生活的經歷融入作品,透過藝術表達出東西方之間在文化、思想、宗教及傳統等各方面的碰撞。

601

Double Story

Entang作品除了傳統的印尼圖騰,另一個有趣之處是總會出現汽車,當中最常見的是美國汽車,例如作品《Promising Land》中的雪佛蘭農夫車、《Double Story》中的Cadillac以及《Home Sweet Home – Traveler》中亮黃色福特Mustang,可謂充滿典型的美國符號。

在作品《Double Story》中出現的Cadillac,靈感來自他岳父年輕時擁有的一輛汽車。這件作品是關於家庭的,坐在美國汽車裡面的是印尼人,這他的移民經歷不無關係,汽車尾端豎有一支美國旗幟,寫著「PROVIDENCE」字樣,它既是美國的一個古老城市,同時也有「天命」的意思。

他作品的另一特色,是創作材料的多元,在這系列作品中則以汽車漆(Car Paint)進行創作,這種漆料有很好的光澤及黏著力,令作品有更好的視覺效果,再加上噴槍的手法,令汽車呈現出一種工業感。作品中的某些人物同樣髹上汽車漆,有的則是未上色的原始金屬(如鋁金屬),以營造出一種模稜兩可的對比感覺,更凸顯出不同角色人物之間的關聯。

701

Double Headed

今年五月在灣仔會展中心舉辦的Art Basel Hong Kong藝術博覽會上,當路過Tang Contemporary Art畫廊時,深深被《Double Story》 吸引。這幅作品講述他在美國和印尼的雙重生活,靈感來自「美國夢」,曾幾何時,許多人相信透過個人的勤奮、勇氣和決心等,就能邁向富裕。汽車文化深深扎根美國人的生活,而汽車是美國夢的其中一個象徵,人們總是幻想著有穩定的工作、有幸福的家庭、有漂亮的汽車和房子。

Entang的生活和作品跨越兩種文化,他從小村莊搬到大城市,再於1997年移居美國,之後也在中爪哇設有工作室。對他而言,不論在生活及文化上,這種改變均是十分明顯,這些作品正側重於他在兩個居住地的文化和經歷。 《Double Headed》 是藝術家對自己的一種幽默的審視,作品中的他出現兩個頭,分別吸收著不同的養分,這恰恰塑造現在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