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壽南的生鏽陶藝
Rusty Ceramics

童年,大概是許多人一生中最無憂無慮的時光,或許正因孩童時光早已遠逝,童年才如此讓人懷念。每個人對童年的回憶均不一樣,可能是漫畫、兒歌或一瓶甜汽水,對台灣藝術家唐壽南而言,承載著童年回憶的是一件件曾經幻想擁有的鐵皮玩具。正因為不曾擁有,後來的他以陶藝的手法重現童年物件,讓美好的回憶得以保存下來。

301a

唐壽南月前在淺水灣Artspace K畫廊舉辦展覽,展出二十件陶藝作品,各種交通工具應有盡有,三輪車、汽車、飛機,作品表面斑駁的生鏽質感十分逼真,彷彿一件件經歷過歲月洗禮的玩具。許多人第一次看到其作品時,難免被作品的「鏽跡斑斑」矇騙,以為是金屬玩具,由此可見唐壽南的功力深厚。其實,現年55歲的他,接觸陶藝僅數年,之前反而以繪本作家的身分為人所識。早於2003年開始,他以唐唐為筆名,創作出暢銷的《短耳兔》系列繪本,作品還被改編成多國語言版本。

童年是唐壽南作品的重要脈絡,不論繪本還是油畫,他總善於以孩子的眼光看世界,在首次個展中,他以電子產品為靈感,將其畫成恍如鐵皮玩具般的效果,配合代表童年的小孩臉型,作品看起來有種科幻感。相比起繪本,他的油畫更加細膩,作品中的鐵皮玩具,也令人憶起童年的美好時光。

 

 

在籌備2013年個展《童年烏托邦——我只是個小孩》時,唐壽南沿襲童年的主題,當他回到花蓮找資料時,發現孩時居住的眷村已被夷為平地。由於成長的年代並沒有很多照片留存,加上當地是小地方,網上也沒有很多資料,「原來我童年的連結已經斷掉,感覺好像一片空白。」於是,他用兒子的童年追溯自己的兒時,用兒子的十一歲對照同齡的自己,比較當中的迥異之處。「兒子的玩具都是樂高或塑膠的,我以前的年代都是鐵皮的,所以嘗試加上生鏽的痕跡,代表著褪色的年代感。」

他用回溯的概念想像童年,這種生鏽的質感,令冰冷的鐵皮玩具增添真實感,不論是機械人、坦克還是飛行器等,他以顏料呈現出生鏽的視覺效果,令作品瀰漫著歲月的痕跡,有種穿梭時空、回到過去的感覺,成為他的「童年烏托邦」。

 

801

雖然繪畫是很平面的創作,但唐壽南的作品也很適合做成立體,只是以前的他尚未接觸立體創作。2015年,喜歡嘗試新事物的他,得悉朋友買來陶窯,其陶瓷工作室就在家中附近,他體驗過後深深喜歡上這種媒介。「陶瓷是有溫度的東西,以高温慢慢燒製出來,作品有種復古及時間感。」

漂亮、光滑的陶瓷釉色,固然呈現出陶藝家的工藝,唐壽南卻延續生鏽的靈感,為陶瓷注入獨特效果,不禁令人好奇他的創作過程。「生鏽是因為油漆掉了,從而與空氣產生反應,但在作品中,陶瓷的釉色是覆蓋在生鏽的質感上。」創作時,他以鐵皮玩具為靈感,繪畫出不同的造型和角度,而非單純地還原玩具模型。他以陶泥堆積成生鏽的質感,用刮痕等方式營造出不平滑的痕跡,經過燒製後,斑駁質感顯得更逼真,好像是從土裡挖出來的玩具。(完整文章請瀏覽028期《Milk Motor 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