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馬以外的Art Cars
Selection of Art Cars
ANDERSTORP 2016-06-18 Volvo S60 WTCC Art Car Cyan racing, Polestar, STCC på Anderstorp Photo: Andreas Hillergren

過去的週末,灣仔會展舉行的Art Basel藝術展覽會已完滿結束,寶馬再次展出知名的Art Car,今年的作品特別有意義,全因它寶馬首架Art Car型號,來自1975年由美國著名雕塑家Alexander Calder所創作的3.0 CSL。

寶馬Art Car計劃的由來,源自法國拍賣商Herve Poulain,他也是一名賽車手,並希望將熱愛的藝術與汽車融合。1975年,他突然忽發奇想,找來開創「動態雕塑」而聲名大噪的雕塑家好友Alexander Calder,來設計一架賽車的拉花。同年,Alexander Calder在一架寶馬3.0 CSL身上完成繪畫,這便成就了首架寶馬Art Car的誕生。Herve Poulain立即伙拍車手Jean Guichet及Sam Posey一同駕駛這架3.0 CSL參加1975年的法國勒芒24小時大賽,賽車最終因傳動軸失靈而退賽,從此未再重返過賽車場。翌年,Alexander Calder不幸離世,這架Art Car成為了他最後一件親自操刀的作品,寶馬此後也找了不少藝術家來製作更多的Art Car,計劃至今已達44年,合共製作19架作品。

的確,汽車與藝術家聯乘這件事情,寶馬Art Car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對錯失了親身一睹這架寶馬Art Car始組的車迷的確是有點可惜。之不過在寶馬以外,古今也有不少Art Car值得去認識及留意一下,追不回的錯不用再回頭,現在與大家分享一些寶馬以外的Art Car作品,認識多一點,不是更有意義嗎?

1965 John Lennon’s Rolls-Royce Phantom V

我們不敢說它就是Art Car的先河,但這架由John Lennon擁有的勞斯萊斯Phantom V肯定是最廣為人熟悉的Art Car作品,而且比寶馬Art Car出現得更早。

1964年,John Lennon用6,600英鎊購入一架Phantom V,它曾於1965年載著Beatles成員前往白金漢宮接受伊麗莎白女王二世授予大英帝國勳章,當時車身仍是原廠的全黑色塗裝。1966年,這車在拍攝電影《How I Won the War》時不幸受損,John Lennon立刻把車交付到英國JP Fallon改裝公司進行復修,並找來藝術家Steve Weaver來為車身重新髹上黃色,以及加入一些圖騰圖案裝飾來點綴。

John Lennon後來常用此車,並於1970年與他一同移居美國,其後也多次借予給Bob Dylan與The Rolling Stones等搖滾巨星使用,所以也是最多人認識的Art Car作品。John Lennon最終把這台明星車捐贈給紐約的Cooper-Hewitt Museum,1993年再轉售至一名加拿大商人,現於加拿大Royal British Columbia Museum中存放展出。

 

1968 Janis Joplin’s Porsche 356 C

另一架廣為人知的名人Art Car,就是由躋身世界百大歌手第28名的Janis Joplin擁有的保時捷356。當時已是搖滾天后的Janis Joplin在1968年購入車齡近四年的灰色易手保時捷356 C,同年更找來樂團助理兼是紋身藝術家的Dave Richards,來為這台保時捷重新塑造出具有Janis Joplin風格的設計,最後髹上畫作被命名為「History of the Universe」。

Dave Richards先為車身重新髹上蘋果紅色,並在左邊車頭畫上當時Janis Joplin為主音的大哥控股公司樂團(Big Brother & The Holding Company )成員的肖像,車尾有代表Janis Joplin的天蠍座圖案,車側繪上北加州的鄉間風景,引擎蓋上的「The Eye of God」還帶點神秘。最後Janis Joplin非常滿意作品,並給了Dave Richards五百美金致謝。此車一直是Janis Joplin的日常用車,直至1970年她在荷里活一間酒店因注射過量海洛英身亡一刻,當時這車就停泊在事發的酒店旁邊。

這車後來在1973年由Janis弟弟接手,並被重新髹回原來的灰色。直至1990年代,Janis家人才聘用兩位德州藝術家,憑相片把這架搖滾天后的座駕重新繪畫「History of the Universe」,最後它於2015年進行首次易手拍賣,並以176萬美金成交。

1969 Woodstock Art and Music Fair Volkswagen Light Bus Replica

這亦是與音樂息息相關的Art Car代表,來自1969年在美國紐約伯利恆鎮白湖村附近牧場舉行的胡士托音樂節(The Woodstock Festival)的福士T2 Mini Bus車手會場接駁專車。

胡士托音樂節被廣泛認為是流行音樂史上的重要事件,當年一連四天的音樂會吸引四十萬人參與,場面震撼至極,而音樂會上除了歌手之外,最令人深刻的就是這架由著名繪畫藝術家Dr. Bob Hieronimus以人手繪畫的福士T2 Mini Bus,可惜這車至今仍下落不明。為慶祝胡士托音樂節五十週年,美國福士最終邀來Hieronimus本人,並聯同另外5位藝術家組成團隊,用六星期時間把這架胡士托T2 Mini Bus的圖案,重新繪畫在另一架T2 Mini Bus車身,並在今年2月16日在加洲長灘上作首次展出。

2015 Mercedes-Benz CLA Art Car by CRO

2015年,寶馬宿敵平治也製造過一架Art Car,廠方找來德國大熱的Rapper兼漫畫高手CRO,以上代CLA創作了《CLA Art Car》。車上圖案內容以代表Rap風格的「Free Style」街頭塗鴉為主調,CRO並以罐裝噴漆及油漆筆等街頭塗鴉常用顏料處理圖案,圖案全是CRO想像的圖案。

與寶馬Art Car不同,這架《CLA Art Car》最終只用作街頭巡演活動使用專車,其後更被出售了,而平治也未有繼續製作其他Art Car型號,這計劃仍然是寶馬獨大的重要環節。

2016 WTCC Art Car Contest at Goodwood Festival of Speed

2016年FIA WTCC曾聯同Goodwood Festival of Speed舉行一場Art Car Contest,多支車隊包括Polestar Cyan Racing、本田車隊、TAG Heuer Chevrolet也紛紛推出Art Car賽車出戰。

Polestar Cyan Racing找來身為車隊車手的瑞典卡爾·菲利普王子操刀,設計出充滿瑞典國旗色彩的車身。本田車隊則找來Jean Graton基金的創作總監Dominique Graton及Philippe Ghielmetti,以Jean Graton的著名漫畫風格來繪製車身。而TAG Heuer Chevrole便找來著名的塗鴉藝術家Jim Vision在賽區即場把Chevrolet RML Cruze TC1賦予新色彩。

 

 

#6 2017 BAC Mono

來到21世紀,藝術常常也與科技緊結合,2017年,BAC便與電腦繪圖工具軟件巨頭《Autodesk》合作,利用Autodesk的流體力學模擬軟體CFD,把BAC旗下Mono跑車作品的空氣流向及流速,以CFD軟件模擬出來,並且把模擬結果髹上黑色車身,成為一台科技味道濃郁的Art Car《BAC Mono》。它的305匹馬力以及不足1噸的車重,能夠造出2.8秒的0至100km/h時間,如無意外是速度最快的Art Car。

2018 Karma Revero Art Car

不只有大車廠會推廣Art Car這東西,美國初出茅爐的汽品牌Karma Automotive也在去年發表Revero Art Car,找來南加洲抽象混合媒體藝術家James Verbicky,為旗下混能豪華跑車操刀繪製拿手的抽象圖案,目的當然是為吸引世人目光,來宣傳品牌的汽車。

2018 Lexus LFA Art Car

Art Car只是歐美車廠的玩意?不!去年Lexus為慶祝從IS F開始的「F」高性能車系面世十週年,找來葡萄牙藝術家Pedro Henriques,為Lexus LFA超跑創作出帶有日式簡約味的Art Car作品。Pedro Henriques並沒有運用繽紛色彩,反而在白色的LFA車身塗上黑色手作物料,以液體流動的圖案表達出世界永無休止而又不限形態的變化及強烈動感。你能感覺到這深層次的訊息嗎?

2019 BMW i8 Roadster 4 Elements

寶馬Art Car固然是殿堂級作品,但原來也曾經有不少非官方的寶馬Art Car出現過,包括1979年由Frank Stella替車手Peter Gregg創作的M1 Procar、1987年由Keith Haring創作的Z1、 2006年由Christie Chandler創作的X6。最近的非寶馬Art Car官方作品,就是2018年由捷克寶馬委托捷克-德國藝術家Milan Kunc創作的《i8 Roadster 4 Elements》。

Milan Kunc把保護環境的訊息融入i8車身,展示寶馬汽車在開發汽車與保護環境之間作出平衡的運作方針,車身四面以「火」、「水」、「空氣」及「地球」為主題,因而得名i8 Roadster 4 Elements。此車將作巡迴展覽,包括位於德國寶馬總部的BMW Welt,直至完成巡迴展覽後後進行拍賣,而拍賣善款將捐贈「The Ocean Cleanup」計劃,支持海洋潔淨任務。

2019 Hyundai Tucson N

最後,就來說說一架最新出爐的Art Car吧!它就是現代汽車委託德國平面藝術家Andreas Preis繪畫的作品,而創作對象是車廠高性能N部門的首架SVU作品Tucson N。

現代汽車希望Andreas Preis能把Tucson N變成一架注目的設計,同時又能夠突出這車的特色設計,最後這名德國平面藝術家將賽道上的彎道、減速彎及格仔旗圖像分散到車上每個角落,而且用引擎紅(Engine Red)、黑色、白色及淺藍來呈現圖像。Andreas Preis最終用72小時以人手繪畫出這架名為「Drive A Statement」的作品,作品同時也向現代i20 Coupe WRC及i30 N TCR賽車型號致敬。

2019 Disintegrating X – Lamborghini Miura SV

其實Art Car這門藝術未必是以一架實車呈現,好像由瑞士Fabian Oefner於2012年所創的《Disintegrating》汽車爆炸式相片作品系列,便是Art Car的另一個展示境界。

《Disintegrating》最新作品是今年二月完成的《Disintegrating X》,它以一架正在修復的1972年的林寶堅尼Miura SV為拍攝主角,收集1,500件零件照片,再集合起來合拼成為一幅爆炸圖片,而這次也是Fabian Oefner首次以真實汽車拍攝而成的《Disintegrating》作品。

Acura NSX Cutaway Sketch by Shin Yoshikawa

以圖像出現的「Art Car」豈只一個代表?來自日本的Shin Yoshikawa便是以繪畫汽車透視圖而得名的藝術家。去年本田旗下的Acura委託他繪畫旗下最新跑車NSX透視圖,足足用數月時間才以鉛筆完成作品,動筆前,他還特意向本田工程師詳細了解Sport Hybrid Super Handling All-Wheel Drive™系統的運作模式,才能夠把系統的細微零件位置正確繪畫出來,是他創作以來最複雜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