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車「水墨畫」
The Blank Space In Car Art Painting
1001

1932年,意大利車手Tazio Nuvolari在摩納哥格蘭披治中駕駛愛快Tipo B高速駛過Bureau de Tabac彎道。

法國汽車藝術家Yan Denes的作品頗有水墨畫的詩意,以輕微的筆觸營造留白的效果,營造出一種典雅靜謐的感覺。他喜歡以畫筆勾畫出法拉利、保時捷以及著名車手在賽道上的風姿,突出賽車的動感與美態,同時令它抽離於紛擾、模糊的背景,捕捉賽車世界的寧靜一刻。

401

1952年,意大利車手Alberto Ascari在比利時SPA-Francorchamps賽道上駕駛法拉利500 F2

若果閣下手上有《Milk Motor Club創刊號,不妨先欣賞封面上的畫作,因為那幅本田NSX NA1畫作,正是出自他的手筆。不過,他更廣為人知的作品,其實是法拉利,在他的個人網站上,不難看見法國車手Jean Guichet慣常地輕鬆側頭,駕駛他的法拉利275P賽車在1965年的Targio Florio賽事中駛過小鎮;還有1969年,英國車手貝爾(Derek Bell)在紐堡靈賽道駕駛的法拉利DINO一躍而起;當然也少不了舒麥加駕駛的F2002戰車,這些都可說是賽車史上的經典畫面。

與其他很多男孩一樣,YAN自小已非常熱愛汽車,「還記得祖母買給我的第一台模型車,是愛快·羅密歐8C 2300,我至今仍保存着它。」他尤其對跑車及賽車感興趣,19926月,意大利法拉利車會在科西嘉島及撒丁島舉行集會,九歲的他目睹一個令他至今印象難忘的畫面。「當時我被一百架跑車包圍,它們在停車場咆哮,然後等待渡輪載到鄰島,這次回憶十分難忘,至今我仍然記得,報紙上關於這個活動的圖片,有一架250 LM非常注目。」從那天起,他便對法拉利充滿熱情, 購買有關品牌的模型車及書籍等。

402

1951年,意大利汽車設計師Nuccio Bertone駕駛法拉利166 MM Barchetta參加爬山賽。

驟眼看,你或以為是數碼作品,其實他的所有作品都是一筆一畫用數小時、甚至數十小時創作而成。 「我不喜歡數碼繪畫,因為我無法感受紙張的質感,而且感覺有點虛擬,缺乏真實的那種感覺。」他認為,當今的數碼技術日新月異,即使時下最先進的繪畫工具,也可能很快被淘汰,反而傳統的技藝,一直有其過人之處。

最近十年,他主要以乾粉彩繪畫,然後用特殊畫筆在紙張上輕掃,至於背景的細節,則用法國品牌Conté à Paris的啞黑鉛筆「Pierre Noire」,以類似渲染的效果營造氣氛,最後再用定型噴霧劑來保護藝術品。這或許是作品看起來像素描的原因,實際上,在他七歲開始創作粉彩畫前,他更喜歡畫素描,即使秀拉(Seurat)及Edward Hopper等藝術家在油畫方面的成就更高,Yan也更喜歡他們的素描作品。完整文章請瀏覽《Milk Motor Club》01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