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向Niki致敬的比賽
Tribute to Niki Lauda on Monaco Grand Prix 2019
Niki Lauda生前在F1最後的職務,就是擔任平治車隊的非執行主席,而車隊亦都在車上把包圍車手的Halo框架漆上紅色來向他致敬。
紅色Halo背後寫上「Niki we miss you」,表達車隊上下對Niki Lauda的掛念。
車鼻上也以德文寫上「多謝Niki」來向他對車隊作出的貢致謝。
細心看W10 EQ Power+的引擎蓋上,佈滿平治繁星標的拉花,其中一粒星被改為紅色,表示Niki仍是車隊的一部分。
控制室內的對講機架,Niki Lauda的位置掛上他最喜愛的紅色cap帽,完全感受到團隊對這位前輩的掛念。
Niki Lauda曾於1974至1977年效力法拉利車隊,而令他改變一生的1976年紐北賽道意外,就是在法拉利車隊生涯之中。法拉利車隊也會在這次摩納哥賽事中,為它們的SF90戰車車側寫上Niki Lauda名字作為致敬。
去年Niki Lauda曾進行肺移植手術,而身為法拉利車隊「師弟」的Sebastian Vettel曾經寫信來為Niki打氣,非常布心。而在這場摩納哥之戰,Vettel的頭盔特別採用了Niki在法拉利車隊時最後一款頭盔的設計,而且保留Niki名字,說要帶Niki在摩納哥走最後一戰。
題外話,法拉利總部博物館也為Niki Lauda下半旗致哀,也在館內照亮Niki Lauda戰車致意。
Niki Lauda的第三個世界冠軍名銜,於復出的麥拿侖時代奪下,當時是1984年,隊友是另一名宿保路斯。這年Niki Lauda與保路斯只差0.5分,成為熱烈討論的話題。麥拿侖在這場摩納哥之戰,於車頂引擎進氣口兩側加入Niki名字,並寫上1984共渡成為總冠軍之年來紀念。
與Niki Lauda同為奧地利出生的Red Bull車隊,也在車側擾流翼加上德語「多謝Niki」字樣。
有紅牛二隊之稱的Toro Rosso,也如Red Bull車隊在車側加上德語「多謝Niki」。
威廉士車隊也在引擎進氣口兩側加入德語「多謝Niki」拉花。
威廉士車隊的英國車手George Russell,也在其頭盔上加入Niki Lauda的頭盔圖案致意。
而來自美國的HAAS車隊,側在車尾垂直擾流板上拉上紅底白字的Niki Lauda拉花,是平治車隊外最搶眼的設計。

一級方程式傳奇車手Niki Lauda (1949-2019),在本月20日維也納家中睡夢離去,成為了賽車界令人心傷的消息。雖然Niki與世長辭,但他的故事、他的智慧、他的堅持,無可否認是世人值得敬佩和學習的模範。今天摩納哥將於香港晚上9時10分(當地時間下午3時10分)舉行本季一級方程式的第六分站比賽,早前各車隊除了已在社交平台表達對Niki Lauda的敬意和掛念之外,不少車隊戰車及車手也在摩納哥站各自做了一點小心意來在賽道上向他道別。

賽前,我們精華了一些車隊加入Niki的細節,在欣賞賽事之餘,大家也不妨留意一下這意充滿壞念的小心意,也向這位傳奇車手來一個深深的敬意,也希望Niki在另一個空間,感受到賽道上對他的愛和懷念。